互联网教育新秀诞生记瞄准教育IT化这片蓝海

2017-07-12

60

0

 ——对话摩码云教务联合创始人赵睿

 摩码云教务,在整个教育IT化行业,处于先行者的角色,没有竞争对手,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,运营模式在某种意义上来讲,可谓新创。

 

     互联网和大数据的结合,在各个行业已经屡见不鲜。但是具象到教育行业,互联网教育的肇始,

并没有太久。对于互联网教育,有着计算机专业学科背景、在线下教育浸淫十余年、现为摩码云教务合伙人的赵睿,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。提及互联网教育的源头,赵睿将时间轴定位到了2010年。“其实2009年整个教育行业的业态,各个细分教育领域已经到达峰值了。从2010年开始,有不少机构特别是大型的机构开始转型线上教育,我个人感觉也是基于那个时候,无论是房租还是用人成本的急速飙升,已经跟利润形成一种恶性冲突,所以大家开始考虑转型,开始探索线上教育。”

教育IT化的先行者二八原理下的量身定制

   2015年,摩码云教务平台在经过了早期的筹备工作之后,开始挂牌运营。取道互联网教育,将目光投向教育和技术的结合点,彰显着摩码云教务的发展方向和价值取向。

   2005年,从中科院计算机专业毕业之后,赵睿和其他伙伴联合创建了尚德教育,负责市场、招生、推广,以及渠道管理等系列工作。在尚德教育的后期,赵睿开始着手管理尚德的IT化进程,包括教学的网校系统以及学生管理系统,为摩码云教务的运作积累了相关的运营经验。2012年,赵睿创立了贝乐绘少儿艺术中心,开始涉足少儿领域的培训。

    在线下传统教育浸淫了十余年,计算机专业出身的赵睿表示,他对整个教育行业管理的IT化一直以来都非常热衷。“之前一直从事在线教育的过程中,我发现,各个环节之间的数据流,包括一些管理方法,要做到信息协同是非常吃力的,属于高投入但产出量和效率并不高的领域。”

    在赵睿看来,与单纯的线下运营培训和线上管理相比,他更倾向于二者的结合体,因此对互联网教育领域尤为看重。早在2013年,赵睿便开始了摩码云教务的筹备工作。“当时在筹备产品的雏形,我们的高管,都拥有5—10年自主运营培训学校的经验。所以,我们先用自己的经验搭建框架,之后经过周围朋友的测试,才会开始大面积地使用。在后期的维护和更新工作越来越轻、问题越来越少之后,便在2015年1月正式推出了摩码云教务。”赵睿告诉《留学》记 者。

   摩码云教务,在整个教育IT化行业,处于先行者的角色,没有竞争对手,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,运营模式在某种意义上来讲,可谓新创。“这个行业里的公司分为两类,第一种业态,也是占比最高的,是标准软件,这种标准软件不可修改,数据也会被保存在软件公司手里;而第二种业态,是软件公司重新开放的软件,他们没有教育行业的从业经验,设计出来的流程会不太合适,而且成本很高。”

    鉴于此,摩码云教务采取了折中取优原则,综合各个学校的需求,制作成了一个标准版,并且留出20%—30%的内容不去定义,根据每个学校的特征以及自己的特色,帮助学校去量身定制内容。“这就是我们个性化的部分,真正决定一个软件好与不好,关键其实就在这一部分,这方面可以用二八原理去解释,即合适的就是最好的。”除此之外,摩码云教务还采用了云端私有化的数据保存方式,数据完全掌握在客户手里,而不是在软件公司或者第三方,有效保护了服务对象信息和数据的安全。

专业化、低成本、安全垂直纵深发展是方向

   据赵睿介绍,正是由于摩码云教务的专业性颇高,所以用户使用的体验很好。“客户反馈普遍会提到,感觉是懂教育的人做出来的东西。我们会更多地融合一些管理方法在里面,有些地方,客户自己可能还没有想到,我们已经替他考虑了。”靠着专业性强,加之低成本以及量身定制,摩码云教务近年来一直保持着200%—300%的增长率,赵睿预计2017年年底,摩码云便可以突破100万人的用户数量。

“我们会帮助有需求的用户设计一套面向全国的摩码云教务系统,辅助客户进行整体策划,包括管理运营、课程咨询,学院效果反馈以及跟学生家长的沟通等服务内容。”提及IT化解决方案的具体实施细节,赵睿如是说。通过摩码云教务系统,用户的教学、管理、招生、后期服务都被囊括在内,并通过IT化的处理方式,使得工作效率得以大大提高。

    提及摩码云教务的未来,赵睿坦言,打造垂直纵深、针对留学和语培以及其他语种的专业化系统,是他们努力的方向。“我们现在正在逐步发展少儿英语培训机构,因为他们的量级很大,除此之外还有语种的培训,近期我们做了一个‘汉语说吧’,就是教外国人学说中国话,在世界各地也都有分校,其实这块市场也是很可观的。”赵睿告诉《留学》记者。

    在赵睿看来,互联网教育虽刚刚起步,未来也是不可限量的,但是应用欠缺,而这,正是摩码云教务致力于解决的方面。“很多年前,各个行业都在试图将互联网和大数据这两个重要的工具相结合,但据我们观察和周围的朋友了解,其实在教育圈,这种尝试还是挺滞后的,并没有很好地将理论落地变成具体的东西。”

互联网教育尚处萌芽期承受程度为其未来发展瓶颈

    依托自己计算机方面的专业知识,加之线下教育十余年的从业经历,对于互联网教育,赵睿有着自己的理解。“互联网其实就是一个工具,其使用可以提高效率、放大我们现有的能力。其实每个时代都会有这样的工具,在我们当下的时代,这样的工具就是互联网。教育本身是生产内容的,互联网教育就是把内容扩大化,或者理解为减少学习的成本。互联网教育,帮教育解决了时间、空间和成本方面的难题。”

     而提及互联网教育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,赵睿坦言,其实还是承受程度的问题。“目前看,就是能够自主造血、自主盈利。能活下去的互联网教育基本上还都偏向于职业教育,就是学生自主有迫切的学习欲望,不需要别人监督和去引导的,但是这个领域的受众比较少。在大面积的教育领域里,这种在线培训方式还不太适合。”

    而对于互联网教育目前的发展阶段,赵睿坦言,互联网教育目前仍处于萌芽期。“在线教育最典型的是少儿培训领域,少儿类受众群体,实际是特别大的一个领域,单少儿培训机构几乎很少有人用在线教育,主要是因为技术还不是很成熟,现在有了VR技术,VR技术其实已经很成熟了,我觉得它是在线教育的一个转折点,会带来一个新时代。”赵睿说。

    对于作为新生事物的VR技术,赵睿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与期望。“如果有这种VR培训,就能实时在身边呈现影像,知识的普及会快很多,但VR培训行业也存在一定问题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行业利益的整合问题。利用VR技术包房影像时,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标准,最后就造成我买了机器后,可读性很差。这和当年的影碟机、DVD,最早进入国内的时候是一样的。”

    在线教育倘若与VR平台结合的话,在赵睿看来,摩码云教务的呈现方式将会有一个颠覆性的变化。“现在这些系统的操作还都相当于1.0版,都是在页面上点来点去,他们没有什么动态交互的效果,如果能跟VR打通,可能就像科幻电影里一样,我手动剥开一个表,或者是说我打开一个文件夹,或者说我拉近一个人的名单,我就可以跟他对话,那样,就全部是立体化的操作了。”

    尽管对新的技术寄予厚望,但是由于目前技术的限制,赵睿坦言,目前仍然是在等待,等待V R技术的实现。“因为摩码云教务现在正在做准备的是与各种平台的对接。比如说V R这种新的技术平台,这个设备如果成型的话,它硬件需要和软件打通,我们现在是提前把这些接口,包括整个系统的结构,提早做出预留和设计。”目前的摩码云教务,或许已经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:0条

云教务管理员

用IT武装教育!